http://www.freehentaihdtube.com

田金虎【揭秘】看看这个有多少“伞”?目前已

  原标题:【揭秘】看看这个有多少“伞”?目前已有26名干部被立案审查,其中14人被留置

  5月7日,湖北省纪委监委通过网站通报称,恩施州“5.26”专案深挖田金虎涉黑组织背后的“伞”,已立案审查干部26人,对州委原副、州办原主任陈开国等14人采取留置措施。

  这一通报,首次明确陈开国为田金虎涉黑组织“伞”,也是目前田金虎涉黑组织“伞”中级别最高的官员。

  据野三关镇多位知情人介绍,田金虎父亲的老家,与陈开国老家同属巴东县清太坪镇,田金虎与陈开国有交往,并利用陈开国,可能拉拢有更大的“伞”。

  据《恩施日报》4月17日报道,田金虎为首涉团伙不仅被打掉,8名涉嫌充当“伞”的干部被留置。这些干部,有“警伞”,也有“官伞”。另据多位与湖北恩施警方有接触的人士透露,野三关田金虎涉团伙案,系打黑除恶领导小组挂牌督办案,湖北省打黑除恶第一案。

  田金虎,一个“小镇”,缘何备受关注?“因为我当县委时,都奈何不了这个田金虎!”说这话的,是“网红县委”陈行甲。

  2016年6月前后,时任巴东县委的陈行甲,曾接到多名举报人关于田金虎涉黑为的举报。陈行甲为此并拍案而起,召集两位相关县领导,一对一交办针对“田金虎”的扫黑任务。半年过去,田金虎两位县领导“没敢”实质性行动。2016年年底,陈行甲辞职,这次巴东县内“打黑”不了了之。

  在原副镇长邓传聪等居民眼里,用“谈虎色变”来描述这位“江湖大哥”,恰如其分。还有部分人,或或小心翼翼的接受采访。陈行甲则认为,这次打掉的“警伞”和“官伞”,仅仅是田金虎几把“小伞”。

  小镇被称为大西南的陆咽喉,G50沪渝高速、G318国道、宜万铁穿境而过,巴东火车站设立于此。

  同时,小镇还被称为“拥有两座机场的乡镇”。从场镇出发,东距宜昌168公里,西到恩施州府157公里。城镇常住人口接近10万人,繁华程度远超过90公里外的巴东县城。

  1996年,田金虎20岁,当时名字叫“田经虎”。他辞去宜昌保安工作,来到野三关镇,投奔在镇供销社工作的大哥田经安,大嫂在国营三峡酒厂工作。

  据熟识田金虎20多年的知情人称,来到镇上,田金虎先后贩卖过香烟,开过车辆维修店,还干过吊车施救等工作。

  “财运的转折,源于他的前妻。”这位知情人称,2000年前后,田金虎认识了巴东县运管所派驻野三关工作人员邓某艳。不久,邓某艳离婚,与田经虎结合。“2002年11月,巴东县万通客运有限责任(简称“万通客运”)成立。这标志着田经虎正式介入野三关客运市场。”

  依据天眼查查询工商息,截止目前,万通客运股东10人,其中包括田经虎三兄弟。作为大股东,田经虎持股21.2%。大哥田经安,作为代表人,持股8%。三弟田应辉,持股8%。

  据一位要求匿名的知情人透露,万通客运成立后,为与两家早前成立的客运争抢客源,万通的手段可谓极其。

  关于当年野三关客运市场乱象问题,《恩施晚报》于2007年6月22日,以《巴东首例涉黑刑事案宣判七名涉案人员获刑》为题,予以详细披露。

  报道称,6月19日,巴东县对曾垄断野三关客运市场的犯罪集团案进行公开宣判,田金虎7名黑团伙被判处期限不等的。经审理查明,2005年6月至2006年6月,田经虎组织闲散人员张、侯著勇、陈千华、邓贵红、余子成等人,在野三关镇垄断客运市场,客商李某将野三关汽车客运站转让给田经虎经营。

  田经虎成立车站内外工作组,明确分工,购买制式客运服装,配备“客运稽查”、“安全巡查”专用车辆。根据“成效”,以每月600至2500元不等的标准,给团伙发放工资。

  在田经虎的策划、指挥下,该组织对司乘人员和当地群众动辄罚款、扣车,稍有不从就、砸车,通过、、扣车、罚款等手段钱财,擅自提高站务服务费比例,擅自设立“门检费”等收费项目,在收取高额“月票费”及抽成后,让无线万余元。

  另据楚天都市报2007年11月19日报道,田经虎当时自任经理,委任张为野三关客运站,陈千华为副,田应辉、侯著勇、邓贵红、余子成等人为车站内外工作人员。

  审理认为,该组织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内,形成了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符合黑性质组织犯罪的构成要件。该案被称为巴东县首例黑性质团伙案。作为主犯,田经虎犯组织、领导黑性质组织罪,被判处3年8个月。

  2009年,田经虎刑满出狱。这时,他把名字写成“田金虎”。2016年2月20日,其通过《恩施日报》发布启事:“田经虎”正式更名为“田金虎”。

  出狱后,田金虎将万通客运代表人变更为大哥田经安,他和三弟田应辉为股东。日常管理交由大哥田经安,客运站管理则交给弟弟田应辉。

  很快,田金虎重构了“朋友圈”和“生意版图”。这一次,他“请”来了原野三关镇司法所所长邓忠杰担任自己的“法律顾问”。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邓忠杰被评为恩施州“十佳司法所长”。而到了2018年11月,邓忠杰被列为“田金虎涉团伙”18名之一。

  这之前的4个月,即2018年7月,《恩施日报》刊发题为《小镇“解铃”达人——记野三关镇第三方调解员邓忠杰》的长篇报道,称邓忠杰“在司法岗位任职30年,法律基础过硬,工作能力出众,在当地有口皆碑”,“在处理民事上,群众工作经验丰富的邓忠杰同样是一把好手”。

  据多位知情人士,作为田金虎身边的最得力助手,邓忠杰不仅从法律上协助田金虎等,在经济活动中规避法律风险,或还利用自己在野三关、巴东界的熟悉资源,帮助田金虎在野三关“开疆拓土”。

  野三关镇,距离巴东县城94公里。截止目前,包括出租车在内,全镇客运已有4家,从事客运的车辆300多辆。

  “车辆年检,只有去巴东县城,来回至少耗时两天。故有人在野三关建一个车辆检测站。”一位知情人说,通过县政协委员,在巴东县政协会上提出。不过,真正获得“检测站项目”者却是田金虎。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结果显示,2013年5月27日,巴东县野三关车辆检测站成立,执行事务合伙人田经虎。主要经营场所位于巴东县野三关镇青龙桥二组。

  据天眼查信息,检测站股东两人。大股东,田经虎持股60%,认缴出资额300万元。股东,大哥田经安,认缴出资200万元,持股40%。从企业年报看,2013年至2016年,检测站经营状态为开业。2017年,经营状态则为歇业。

  “这个检测站,自始自终只存在于纸面上。那块用来修建检测站的土地,目前已修起了一座民营医院。”一位知情人向封面新闻记者如是说。

  3月25日,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工商信息显示的检测站主要经营场所——野三关青龙桥二组。据多位居民指认,眼前主体结构已建成的建筑物,确系一家名叫巴东博德医院投资建设。“之前这里是要修车辆检测站,也不知道现在为啥改成了民营医院?”一位居民满脸疑惑。

  天眼查查询显示,巴东博德医院投资方为巴东博德病医院有限。该于2015年1月9日成立。住所位于巴东县野三关镇劝农亭村十一组。

  关于巴东博德医院建设地址,封面新闻在恩施新闻网发现,医院第一次环评公示时间为2015年4月14日。公示内容显示,医院建设地址为:野三关镇劝农亭村十一组龙洞湾。

  同样,在工程信息网站天工网上,巴东博德医院建设地址与第一环评公示地址完全一致。

  2016年12月12日,巴东县卫计局通过官网发布《关于巴东博德病医院变更执业地址的公示》。内容显示,“原执业地址:巴东县野三关镇劝农亭村十一组龙洞湾,现变更执业地址:巴东县野三关镇青龙桥社区2组。”

  据多位野三关镇居民,田金虎作为股东的巴东县华逸国际大酒店建设,就是野三关镇劝农亭村十一组龙洞湾。

  封面新闻记者尝试与巴东博德病医院有限负责人取得联系。令人遗憾的是,多次该公示手机,电话接通,却始终无人接听。

  据知情人透露,可以确认的是,博德医院如今主体建筑所在地块,确系野三关检测站经营场所用地。据他调查了解,田金虎取得这块用地后,始终没有开建检测站,而是把地转卖给了博德医院,具体金额为350万元。这笔钱,田金虎用来成立了巴东县华逸实业有限。“据此,这笔没有一分钱投入的收入,可能是田金虎布局经济版图的第一桶金。田金虎”一位知情人称,时至2018年8月,田金虎被警方,其经济版图已经扩大至客运运输、酒店管理、和放贷。

  封面新闻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巴东县华逸实业有限,成立时间为2014年6月17日,代表人田金虎,注册资本350万元。该股东只有一人,即田金虎,持股比例100%。大哥田经安,在任职监事,没有持股。

  关于检测站用地的取得,和后来悄然转让,以及华逸大酒店占地,封面新闻在巴东县国土资源局未能查询到招拍挂相关信息。

  4月29日,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时任巴东县土地收购储备交易中心工作人员杜先生,目前修建博德医院用地,当时确系修建车辆检测站项目申报。田金虎参与了前期工作。后来,检测站项目没有实施,野三关镇作了规划调整,将这块地用于修建民营医院。

  封面新闻记者尝试与博德医院大股东柳长征取得联系,多次该医院公示手机,却无人接听。

  记者又以方式向其求证:该医院是否因这块地与田金虎有过交易?金额是否为350万元?交易缘由是什么?

原文标题:田金虎【揭秘】看看这个有多少“伞”?目前已 网址:http://www.freehentaihdtube.com/shishangxinwen/2020/0427/806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