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reehentaihdtube.com

排队日曾被疑形成种风气后为何能“功成身退”

  带来经济的飞速发展、物质生活的丰富,人们对文明也有了更高的追求。曾经,等车不排队,开门就一哄而上,人没到先扔个包占座儿……这些不文明现象广受诟病。2007年,以迎接为契机的“排队推动日”活动展开。后来,这项活动被简称为“排队日”。最初,有疑,“搞个,大家就能乖乖排队了?”然而,随之排队在蔚然成风。这是如何做到的?

  2008年前,“亟待提高公共文明素质”的呼声很高,大家都觉得,作为东道主,我们应该展现出更好的主人翁面貌,但是建设公共秩序文明,突破口在哪里?怎样才能帮助市民尽快树立公共场所文明礼让意识?开展什么样的活动能产生深远、广泛的影响?面对这些问题,开展“排队推动日”活动的创意,在市委有关领导与首都文明办机关干部的集体智慧碰撞中产生了:将每月11日确定为全市“排队推动日”。(2008年7月11日《日报》6版,《我排队 我礼让 我快乐》)

  2007年1月18日,首都文明建设委员会下发《2007年首都“迎、讲文明、树新风”活动总体方案》。《方案》提出,要积极开展“市民自觉排队行动”。针对公共场所乱拥乱挤、城市交通乱行乱停等不文明行为,本市确定每月11日为“自觉排队日(排队推动日)”,向全自觉排队、讲究秩序,培育市民的排队意识。

  之所以选择11日,是因为这一数字形象地提醒人们:两个人以上就应如同“11”一样按顺序排队。(2007年1月19日《日报》5版,《本市将每月11日定为自觉排队日》)

  2007年2月11日,本市迎来了首个“排队推动日”,文明乘车监督员全市上千个公交、地铁站台,引导市民自觉排队、文明乘车;数万名志愿者来到街头、商场,引导市民遵守秩序;18个区县各自开展了宣传活动,引导市民提高排队意识。

  当天,“排队推动日”开幕式在王府井步行街。十几家境外的驻京记者扑到王府井,对此次公共文明行动投入了极大关注。一位记者说:“来现场才可以看出这个城市提高文明程度的决心,相信2008年召开的时候,会有一个非常舒畅的公共。”

  在复兴门地铁站2线站台,刚下地铁的卢女士告诉记者:“我昨天收到,知道今天是排队日,觉得推动这一活动很有必要。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出国,国外乘客在乘公交或地铁时,都自觉排队,很少有拥挤的现象。在我也经常坐地铁,大望和建国门两站客流大,许多西装革履的人也很不注意乘车文明,这样的活动,对所有乘车的乘客都有推动作用。”

  首个排队日,在强大的宣传下,在志愿者的辛勤努力下,大部分人都能自觉排队。

  市民赵觉得,首个排队日成功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排队的条件都具备了”。赵在地铁里工作了26年。刚参加工作时,她在地铁2线的前门站做售票员。“那会儿的车票是1角钱,有一年‘十一’我们的票款是150万元。抬头一看,全是人,黑压压的。那种情况下,大家谁还能想得到排队,就算想排队也没那个条件啊!”赵说,“现在不一样了,市的交通发展飞快,条件好了,大家的文明素质也提高了。”(2007年2月12日《日报》9版,《昨天,市民“排”出文明》)

  每个月才一次的排队日,真的有用吗?习惯的养成不是一朝一夕,排队日贵在。

  第二个排队日,包括老将军、院士、劳模、冠军、外国留学生在内的数万名志愿者,义务上街引导自觉排队。

  第三个排队日,“鲜花表心意、温馨又文明”,医院、同仁医院等十大示范医院组织志愿者引导排队就医。

  第四个排队日,“汽车也排队”,全市设立交通文明宣传站100处,重点宣传汽车排队、交通礼让。

  第五个排队日,“礼让我快乐、消费我文明”,全市商业零售企业开展“购物排队推动日”主题活动。

  此后的每个排队日都有一个主题,“排队”的逐渐深入到的各个领域,这一观念也渐渐深入。

  开展“排队推动日”10个月后,本市五环以内1805个公交站台中,有80%实现了排队候车,30%做到了没人监督也能自觉排队候车。公园购票处、拍照点经常可以看到文明排队的情景;首都各大医院里几乎看不到有人插队了;商场里,收银员会主动提醒顾客排队交款。甚至,不少学校门口接孩子的家长也习惯排队了。颐和园东宫门负责检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检票工作比以前轻松了,大家一个接一个递上票,自己不用因为三四张门票同时递到眼前而手忙脚乱,更不必担心漏检。

  当时的洛桑酒店管理学院中国顾问、本报礼仪专家顾问张祖望教授认为,排队是秩序意识的表现形式,“只要心里有秩序意识和礼让他人的意识,排队就会成为自觉的行为。”

  排队日通过吸引全体市民的参与,努力打造一种秩序文化,通过其约束力和影响力,使人们在心灵深处逐步产生“自觉排队为荣、秩序为耻”的情感体验和共鸣,使排队文明行为逐渐成为市民的一种习惯。

  当时,南礼士车站每间隔1米左右就划有一组候车线名文明乘车监督员引导乘客在线内排队候车。

  “我们在车站里设栏杆、划线,就是希望用这些有形的东西去规范和引导人们的排队行为。”公交集团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为方便乘客排队候车,公交集团已建成站台候车护栏2130处,1805个站台上施划排队候车线面。

  地铁线也开展了“按线候车、排队上车”活动。地铁站站台的列车门对应标注了醒目的白色箭头,引导乘客按方向下车。两侧的斜箭头则乘客在此区域排队候车。(2007年3月12日《日报》9版,《京城处处秩序井然》)

  如果说,上述努力只是促进排队日开展的硬件保障,那么,在帮助人们改掉、养成良序的习惯培养过程中,文明乘车监督员和志愿者更是功不可没。

  2007年排队日,文明乘车监督员和志愿者在公交站台进行排队日宣传。张传东/摄

  10个月中,4000多名文明乘车监督员、10万多名“排队日”志愿者、数百万名首都市民积极响应、共同参与到活动中来。

  在西城区,文明乘车监督员周继龙携80多岁的母亲以及妻儿,一家三代同值一班岗被传为“排队推动日”活动的佳话。特别是周继龙,自觉排队很有一套。

  一次早高峰时,一位女乘客不排队,抢先乘车。周继龙请她去排队,谁知她竟出言不逊:“你算干什么的,一边儿去!”周继龙不急不恼,依然面带微笑,边和气地说“请您自觉排队”边鞠躬,连续鞠了20多个躬,终于让那位女士走到了队尾。就这样,10个月中,周继龙用微笑和鞠躬了数千人,他们都加入到了自觉排队的队伍中。每天都乘68公交车上班的王鹏表示,他就是受周继龙影响,养成了自觉排队维持秩序的习惯。后来,这里即使无人值班,乘客也可以做到自觉排队了。

  2007年排队日,一些热心乘客在自觉排队上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决心为迎创造良好的公共文明作贡献。刘新华/摄

  “前三个人排队,就能带动后来者自觉排队。设立文明乘车监督员,能使市民在良性从众心理下,有效地养成自觉排队的习惯。”时任首都文明办副主任郑默杰说。(2007年11月12日《日报》1版,《排队日:京城一道新的文明风景线、排队日“功成身退”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面对这个问题,在站口等候52公交车的胡万平想了5秒钟未想出答案。不过,他和另外4名乘客用自己的行为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他们正在公交站台上排着队。

  2008年7月11日,又是每月一次的“排队日”,也是第29届召开之前的最后一个“排队日”。在此之前,从2007年2月11日开展第一次“排队日”活动后,市与志愿者已经17次组织1500万市民参与这场公共秩序文明的“全民行动”。从初次认识两个“儿”组成的“11”排队日标识,到这次“忘记”排队日,“排队礼让”渐渐成为越来越多市民的一种日常习惯,不再需要刻意提醒。

  “今天只在各区县开展了小规模宣传活动,没有分发任何‘排队日’小礼品、宣传品。”郑默杰当天接受采访时说。尽管没有了历次大规模宣传的“热闹”,但在站口、北新桥、蒋宅口等10多个人流密集的公交车站,即使没有文明乘车监督员的引导,候车的乘客也都自觉地排起了队伍,整个站台秩序井然。在王府井大街东边的灯市口车站,站台狭小,乘客无法排成整齐的长队,但108公交车进站后,大家自觉先下后上,上车的乘客在车门口上车时无声地分成左右两拨,依次上车,无人争抢。

  坐在东单北大街小水果摊前的老板金江感叹,一年多来明显感觉到了乘车秩序的改善。他说:“以前大家总是先到最靠边的探头看车来了没有,然后就在边等车。现在人们已经习惯直接站到队尾。”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排队活动是“切口”,更像是“龙头”,“让座日”“德日”“无车日”等活动也陆续开展。这些活动的全面开展带动着全文明风尚的建设发展。秩序文明成为人们的习惯后,开始潜移默化地提升首都市民的综合文明素质。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市民公共行为文明指数为82.68,比2007年上升了9个分值,比2005年提高了17.47个分值。(2009年2月11日《日报》3版,《排队渐成习惯 文明深入心间》)

原文标题:排队日曾被疑形成种风气后为何能“功成身退” 网址:http://www.freehentaihdtube.com/shishangxinwen/2020/0523/13637.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